Archive | 一月, 2012

钱,赤裸裸的钱。

没有钱,没有前。

有时候,即使那么不在乎它。

这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季节,即使有一些是那么的不情愿。

生活该这样,生活不该这样。…